<span id="0mc5o"><blockquote id="0mc5o"></blockquote></span><span id="0mc5o"><p id="0mc5o"></p></span>
  • <span id="0mc5o"><pre id="0mc5o"></pre></span>

      <dd id="0mc5o"></dd>
      <span id="0mc5o"><p id="0mc5o"></p></span><button id="0mc5o"><object id="0mc5o"></object></button>

        1. <tbody id="0mc5o"></tbody>
          <rp id="0mc5o"><object id="0mc5o"><blockquote id="0mc5o"></blockquote></object></rp>
          <s id="0mc5o"><object id="0mc5o"></object></s>

          <rp id="0mc5o"></rp>

        2. 天津靜海區非法調料造假窩點查處媒體曝光(組圖)

          導語 在天津市靜海區獨流鎮的一些普通民宅里,每天生產著大量假冒名牌調料,雀巢、太太樂、王守義、家樂、海天、李錦記等市場知名品牌幾乎無一幸免。這些假冒劣質調料,通過物流配送或送貨上門的方式,流向北京、上海、安徽、江西、福建、山東、四川、黑龍江、新疆等地。

            1月16日,執法人員在一處生產假冒醬油的窩點查處的涉案物資裝滿了五輛貨車。當日,針對媒體曝光的調料造假窩點聚集問題,天津市靜海區組成聯合執法隊伍,迅速開展專項執法檢查。截至16日下午,已經依法查獲非法調料加工窩點3處,查獲數種假冒調味品和調味品生產設備。新華社記者白禹攝

            1月16日,執法人員展示造假者生產的半成品假冒東古牌醬油。新華社記者白禹攝

            1月16日,執法人員展示非法調料加工窩點的假冒東古牌醬油。新華社記者白禹攝

            1月16日,執法人員在查處一處非法調料造假窩點。新華社記者白禹攝

            1月16日,執法人員在展示造假者勾兌的醬油。新華社記者白禹攝

            1月11日,天津獨流鎮七堡村一造假窩點,打假人員來到前,造假人員倉皇離去,生產假冒“十三香”的灌裝機仍有余溫。

            1月11日,天津獨流鎮七堡村一造假窩點,打假人員在此查獲大量假冒“十三香”的成品、半成品。隨后將假冒產品和機器設備裝車拉走。

            1月11日,打假人員在獨流鎮一個生產假醬油的村民家中,查獲用于勾兌假醬油的工業鹽。

            1月11日,在獨流鎮一戶生產假醬油的村民家中,造假者就是用這個大塑料桶勾兌假醬油。像這樣的大桶,這家一共有三個。

            1月11日,天津獨流鎮,一戶生產假醬油的村民家中,地上擺滿灌裝好還沒有貼標簽的瓶裝假醬油、等待灌裝的空瓶子和勾兌假醬油所用的大塑料桶。

            瓜子加工企業用過的八角、花椒、小茴香,回收后晾干、粉碎,簡單加工灌裝,一包假冒“王守義十三香”就炮制成功了。

            工業用鹽、色素、食品添加劑加上自來水一勾兌,貼上標簽就是一瓶“李錦記”牌或“海天牌”的醬油。

            在天津市靜海區獨流鎮的一些普通民宅里,每天生產著大量假冒名牌調料,雀巢、太太樂、王守義、家樂、海天、李錦記等市場知名品牌幾乎無一幸免。這些假冒劣質調料,通過物流配送或送貨上門的方式,流向北京、上海、安徽、江西、福建、山東、四川、黑龍江、新疆等地。

            去年11月底,新京報記者根據知情人士提供的線索進入獨流鎮,對這個廠家眼中的“北方調料造假中心”進行調查,發現此地聚集的造假窩點多達四五十家,每年產值以億元計,造假歷史更是長達十多年。

            工業用鹽加色素勾兌出醬油

            一間雜亂無章的屋子里,角落里立著一個1米多高的深藍色塑料桶,里面盛著將近一半的醬色液體,一根木棍插在桶內,上面纏著幾根已經變色的橡皮管,一直延伸到桶外。周圍的白色墻面已被染黑,地上堆放著各種原料,以及大量空的玻璃瓶和印著“東古”“李錦記”字樣的瓶蓋,旁邊還有一些已經灌裝完畢未貼標簽的玻璃瓶。

            另外兩間屋子里,地上同樣擺滿了灌裝封蓋未貼標簽的“東古醬油”,拐角處堆放著二十多箱已經完成裝箱的“東古一品鮮醬油”,以及一堆堆碼放整齊的東古醬油外包裝紙箱和成桶的色素。

            一批“名牌醬油”,眼看就要出廠。

            1月11日下午1點多,新京報記者與河南王守義十三香調味品集團有限公司打假人員,帶領天津市靜海區刑警大隊負責人,進入這座位于獨流鎮子牙河岸邊的普通民宅打假,發現這里每天都在生產大量假冒名牌醬油。

            屋外的院子里,一進門就可以看到門旁放著一些“辣鮮露”的外包裝紙箱,院內堆放著數十箱沒有任何品牌標識的雞精,以及數十桶沒有標識的黑色液體。

            一名六十多歲的女子自稱該院主人,她告訴刑警大隊負責人,房屋租給他人使用,她對造假情況一無所知。她同時以假冒產品與“王守義十三香”無關為由,要求打假人員離開。記者只好與打假人員一同離開。刑警大隊負責人隨后聯系警員前來處理。

            “廠家打假就是這樣,只要在現場沒有查到假冒十三香的東西,后續處理就與我們沒有關系?!蓖跏亓x十三香打假人員這樣告訴記者。

            據當地造假者介紹,以醬油來說,造假的方法非常簡單,拿工業用鹽、自來水、色素和食品添加劑按一定比例勾兌一下就可以。記者在上述造假現場看到的原料有山梨酸鉀添加劑、苯甲酸鈉添加劑、三福牌甜蜜素、味精,以及兩個半袋的白色袋裝長舟牌“高級精制鹽”。

            1月12日,新京報記者根據在造假現場查獲的長舟牌“高級精制鹽”包裝袋上的聯系方式,電話采訪其生產廠家及售賣該款產品的賣家,兩方均表示,該鹽屬于工業用鹽,不可食用,不能用于食品生產。

            華東理工大學生物工程學院食品科學與工程系專家劉少偉昨晚告訴記者,工業用鹽不能用作食品原料,應該在包裝上標注“嚴禁食用”。他說,工業用鹽含有大量雜質和很多有害成分,如亞硝酸鹽是致癌物,還有一些重金屬,會傷害肝臟、腎臟。

            甜蜜素、苯甲酸鈉、山梨酸鉀雖然可以作為食品添加劑,但是須嚴格按相關標準添加,過量的話也會對人體產生危害。比如苯甲酸鈉,作為一種防腐劑,雖然有防止食物變質發酸,延長保質期的效果,但用量過多會對人體肝臟產生危害,甚至致癌。

            用過的八角花椒回收炮制“十三香”

            離開上述醬油造假窩點,1月11日下午,新京報記者繼續跟隨王守義十三香打假人員和刑警隊負責人,來到獨流鎮七堡村一處假冒十三香的生產窩點。

            走近院子,就能聞到一股濃烈的花椒大料氣味。打假隊伍到達時,這個院子的大門已經被人從外面鎖住,但是仍能看見院內有人活動。這時,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正打算從臨近馬路的一側院墻翻墻逃走,被打假人員制止。在多次叫門無人應答的情況下,警方強制打開大門,院內只有數名婦女兒童,不見此前翻墻男子。

            這是一個典型的北方四合院,院子的左邊搭建著一間大約20平方米的彩鋼板房,與倒座房相通,院內一個蛇皮袋內,裝著印有“王守義十三香”字樣的外包裝紙箱。

            進入彩鋼板房,門前擺放著一張搭在凳子上的大木板,木板上堆放著大量已經灌裝好的粉末狀調料,木板下方堆著一袋袋“十三香”包裝盒,房間角落里堆放著三大蛇皮袋已經灌裝好的成品。在光線昏暗的倒座房內,放有一臺灌裝機,機器還散發著熱量,口內盛有還未灌裝完畢的原料,假冒“十三香”的包裝袋正在機器上隨時等待灌裝。在灌裝機前方,堆放著20袋左右的原料粉末。

            在另一處的案板上放著兩臺封膜機,地上沒有任何標識的白皮紙箱內,裝著20多箱已經包裝封膜完畢的調料,上面“王守義十三香”的商標、圖案一應俱全。

            一名自稱該院主人的婦女同樣表示對造假一概不知,彩鋼板房是短期租給了一個東北口音的男子,并不知道對方姓名,也沒簽訂合同。

            王守義十三香打假人員隨后叫來車輛,將查獲的假貨及原料、加工設備一并拉走,在公安人員帶領下運至獨流鎮一處倉庫存放,等待后續處理。對于造假人員,則只能等待警方后續追查。

            據一名曾給這個窩點送過原料的知情人士介紹,該窩點存在已有兩年多,他們使用的原料來自臨近的王口鎮,該鎮存在大量瓜子加工企業,這些企業加工瓜子要用八角、花椒、小茴香等調料浸泡,用過的這些廢料有人專門回收,他們把回收的廢料晾干后再粉碎成粉末,而后以每斤兩元的價格賣給調料造假者。

            “每次送來1噸原料,大概可以供它用幾天?!边@名知情人士介紹。

            去年12月底,記者在王口鎮找到了這個專門回收廢料的窩點,這是一個已經廢棄的院子,里面堆著各種生活垃圾,一名工人正在往外用手推車推袋裝的原料。

            據一名曾在此窩點工作的工人介紹,他們就是用石磨進行磨料,一般一個人一天可以磨1噸廢料。

            造假者的熟人圈子

            獨流鎮是我國北方著名的醋鄉,位于天津市區西南30公里。為千年古鎮,因南運河、子牙河、大清河在此匯成一條河流而得名。鎮上為標準的北方建筑格式,胡同交錯,一家一個小院,紅磚砌成的高高的圍墻,模樣相似,從外面看不到里面情況。

            在這些高墻院落的民宅中,一間稀疏平常的院子就可能是一處調料造假窩點。當地知情人士介紹,獨流當地調料造假人員之間已經形成了一個互通的圈子,一家警覺,其他所有的造假人員都能得到風聲。

            “外人就算是想要買貨,這些造假者也不一定會賣給你。特別是一些做得規模大的,他們已經有自己全國穩定的客戶群,陌生人需要熟人之間相互介紹,才會賣貨給你?!边@名知情人士說。

            獨流鎮的假調料生意在市場上早已名聲在外。河北滄州一家調料商介紹,獨流鎮假貨齊全,銷量大,可以從當地一個制假經銷商這里把所有品牌假調料采購齊全。

            做得大的假調料商,在當地也頗有關系,手下幾十號人為他們服務,加工、送貨、采購,一條產業鏈分工明細,窩點分散,每天各品牌總和出貨量都在幾千件,三輛貨車為其送貨,分散到天津各個物流發往全國各地。

            在近兩個月的時間里,新京報記者調查掌握的造假點至少10家,均在獨流鎮。而據當地行業內多個人士稱,整個獨流鎮的造假窩點至少有四五十家。

            上述知情人士說:“在獨流,全國所有的知名調味料都可以做得出來,包括醬油、醋、味精等等?!痹旒偈奂偃藛T在賣貨到全國各地,與經銷商聯系時,并不采用真實姓名,有些人可能一直在做生意,但是相互之間并不知道姓名。

            經當地知情人士介紹,新京報記者以“調料商戶”的身份聯系到了獨流當地7名造假者,對方均表示,有貨(假調料)可以出,包裝和質量放心,可以先發樣品給記者看看再做決定。

            一名自稱姓劉的造假人員說,自己這里“大眾貨”都有,例如“太太樂雞精”系列,“海天醬油”系列,“雀巢美極鮮”,“家樂辣鮮露”和“家樂雞汁”等。如果遇到沒有的調料,就會從朋友那里調貨,“好多朋友都是做這一行的,每個人都做幾樣不同的調料,相互之間可以串貨?!?

            另一名主要做醋、醬油、“家樂系列”、“太太樂系列”的造假者頗為謹慎,反復詢問核對記者的身份。

            當地知情人介紹,此人有多個窩點,其中一處位于獨流西南友好街一處胡同,在獨流當地人稱“二姐”,銷量每天在上千件。

            “二姐”自稱姓王,獨流本地人,已做此行業多年,每天一個點可以生產幾百件貨品。她向記者發來的“報價單”顯示,共有22種調味料,涵蓋醬油、醋、火鍋料、醬料、雞精、蠔油等,假冒對象包括美好、財神、舊莊、安琪、東古、海天、老干媽、水塔、白頂、黃飛鴻、味達美、家樂等知名調料品牌。

            據她介紹,報價單上有的價格是一白皮紙箱的價格,例如家樂辣鮮露一白皮紙箱為8箱裝,就是20元每箱,每箱6瓶,每瓶約3.33元。有的報價是調味品本身每箱的價格,例如假冒“太太樂雞精”系列1千克裝的是55元每箱,每袋價格5.5元。

            在多名造假者發來的假調料中,記者看到,這些假貨的外包裝箱,品牌標簽,與真品看不出絲毫差別,甚至連二維碼都可以掃出。例如,“二姐”賣出的假調料,“家樂辣鮮露”和“太太樂雞精”1千克裝,品牌標簽與真品對比,字體顏色大小均相同。假冒“家樂辣鮮露”掃出的二維碼結果顯示,京東商家價格為每瓶20.5元。假冒“太太樂雞精”1千克裝掃碼結果顯示,1號店價格為每袋29.9元。

            王守義十三香打假負責人表示,根據以往打假查處的情況估計,獨流鎮每天生產的假調料產值大概在50萬元。以此推算,該地假調料的年產值超過億元。

            造假窩點分散,大老板開保時捷

            前述獨流當地知情人表示,獨流鎮大規模的制假窩點被四五家壟斷,這些窩點雇用當地人,分散在鎮內多個地方隱蔽加工。當地做得大的窩點,一天出貨量差不多五六車,都是用福田貨車運送。假貨老板以劉某、邢某某等人最為知名,兩人年齡均為四五十歲,平常開著保時捷和奧迪轎車,但很少在窩點出現。

            當地知情人士介紹,一個大老板的窩點會分布到獨流的各個地點,到了晚上或者下午,這些小作坊貨物匯集到這一個地方。比如一個點做醬油,一個點做別的,采用這樣的模式把風險分散。

            上述造假者“二姐”說,自己有造醋的窩點,還有一些生產報價單上其他調味品的多個窩點。每個地點生產不同的產品,“都是要分散開來的,不能放在一個院子生產,不然查到不就一鍋端了嘛?!?

            知情人士介紹,當地制造假調料盛行,剛開始時,造假人員之間競爭比較大還會有相互舉報的,讓廠家來打假。但隨著這么多年廠家及相關部門的查處,造假人員之間開始抱團,相互通氣串貨。但是對于他人的制假窩點,相互之間都是不知道的。

            去年12月中旬,記者來到上述被查處的醬油造假窩點探訪,這是一個院墻貼有白色瓷磚的院子,墻角處安裝有監控攝像頭。中午1時,該院門前停放著一輛灰色面包車,一名中年男性正在搬一箱箱沒有任何標志的白皮紙箱上車。見有車輛路過,該男子便會停下警惕地看著路過車輛。記者駕車路過后,在前方100米轉彎處再次掉頭路過時,兩分鐘后,便有一輛此前??吭陂T前的白色河北牌照轎車跟隨著記者車輛,一直跟蹤20公里才折返。

            同樣,在獨流鎮西南友好街附近胡同及西北主街附近胡同內,兩處在胡同深處的院子,也安裝著監控攝像頭。

            每天下午四點之后,上述三個地點便開始有進出的面包車進行拉送貨物。1月7日下午5點30分許,在獨流鎮主街獨靜路與靜霸線交會處西北方向胡同內,昏暗的路燈下,胡同內的院墻上安裝著兩個監控攝像頭,周圍停放著多輛面包車,一輛藍色小貨車在胡同深處正一箱一箱地裝運著貨物。

            連續多日,記者蹲守發現,該貨車每天均在此上貨,隨后送往物流公司。

            獨流當地一名知情人士稱,上述地點均系調味品造假窩點,他曾為其送過貨物。這些窩點內生產有各種醬油、雞精等,工人都是親戚朋友,不會對外招工?!凹壹覒魬舳奸L得一樣,如果不了解情況,沒有線索是根本找不到的?!?

            他說,這些造假者警惕性很強,造假作坊都設在民宅里,屋外都安裝有監控。而且今天在這里,明天到那里,具有隱蔽性。白天在窩點內生產,等到下午4點左右,就可以將生產好的貨物運走。

            據之前媒體報道,這些造假者為逃避監管,往往打一槍換一個地方,選擇在下午或晚上生產,生產完馬上運走,現場一般不儲存大量造假成品或材料,這給執法人員現場檢查帶來了難度。曾經有一次,質監部門接到舉報,一印刷廠正在生產假冒各種品牌的外包裝箱,執法人員趕到現場后,整個工廠空無一人。原來,造假者在院門口安裝了攝像頭,一有情況便逃離。

            當地形成相關產業一條龍

            大量造假窩點長期存在,在當地延伸出完備的上下游產業鏈。在獨流當地生產的假調料,使用的包裝紙箱和標簽均可買到,而生產瓶裝類的調料,還有專門的人回收舊調料瓶,利用火堿刷洗干凈再賣給造假者。

            1月7日上午,記者根據知情人士指引進入獨流靜霸線與京福公路路口東北角一處大院,院內最里面左手邊堆放著大量瓶子,有“海天”、“加加”、“東古”等字樣的醬油瓶。進入到里屋,有兩個水泥砌成的約4平米的大水池,兩名中年婦女正圍著圍裙,戴著手套刷瓶子,水池內堆放著大半水池的瓶子,屋內也雜亂地擺滿了各種瓶子。見有陌生人進屋,兩名女子頗為警覺。隨后,一自稱老板的男子進入詢問記者,記者稱是來購買調料瓶,這名男子稱,并沒有調料瓶,也不賣。

            當地知情人士介紹,此處是一個專門為造假者提供瓶子的地方,他們將回收來的調料瓶利用火堿洗刷完,再將其賣給各個造假點。

            此外,獨流鎮南邊王家營村有一處未掛牌的紙箱廠,當地知情人士介紹,該處是一個為造假窩點生產各種外包裝紙箱的地點。該廠的張姓老板稱,自己這里可以做各種調味品的外包裝箱,例如“辣鮮露”的1.8元一個,“美極鮮”的是2.5元一個。其他的可以根據需要,利用模板來印刷。

            “年前這段時間生意好,但是原材料緊缺,每天基本生產幾百個,都供應在獨流本地,還不夠,一點存貨都沒有?!彼f,自己打算轉行了,整天干這行,利潤不高,還提心吊膽的,怕出問題。

            記者聯系到獨流當地另一位郭姓男子,對方表示可以提供各種調味料的品牌標簽及外包裝箱,“太太樂的全系列都有?!?

            當地一位造假者說,“其實做太太樂雞精都是用劣質雞精貼標,說到底其實就是侵權?!睒I內人士透露,劣質雞精的生產企業違規使用國家禁止使用的含有致癌性和致畸性的日落黃色素。其次則是雞精鮮度指標和雞肉成分含量不合格,有些雞精竟然有異味。

            獨流當地有專門生產劣質雞精的人員為當地造假者供貨,記者聯系到這位生產雞精顆粒地點的員工,他表示,他們生產的雞精主要都是兩三千元一噸的,不會生產太貴的雞精。以此推算,劣質雞精僅1到1.5元每斤。

            2016年12月17日,這名自稱姓王的造假者將假貨樣品送到新發地約定地點交給記者。

            造假者發貨都采用白皮紙箱,撕開紙箱才能看到里面的假冒品牌。

            假調料兩途徑進北京小賣部小超市

            天津獨流鎮眾多造假窩點生產出來的假冒調料,銷售基本遵守“熟人交易”原則,必須有熟人介紹才能與造假者取得聯系。

            新京報記者在獨流鎮一個多月的探訪調查發現,多數假貨以物流配送方式發往全國,記者掌握的收貨地址包括北京、上海、安徽、江西、黑龍江、新疆、福建、山東、四川等地。每天的發貨量多達數千件。為了避免倒查源頭,造假者發貨方式十分隱蔽,甚至完全不留任何發貨人信息。

            對于北京等就近地區,一些造假者也會選擇送貨上門,新京報記者便以此方式從多名造假者那里拿到假貨樣品。

            假調料集中裝車運往物流園

            深冬的北方小鎮,下午四點過后,天色向晚,街上行人漸少,來來往往的面包車卻多了起來。從獨流鎮派出所向北走到頭,西北方向一家飯店后方的胡同內,開始進進出出多輛面包車。進入到該胡同,左手邊有一塊五六十平米的空地,空地上停放著七八輛面包車,四周的院墻上安裝著多個攝像頭。

            12月7日下午6時許,一輛藍色小貨車在胡同內掉頭,車廂內已經裝有數十白皮紙箱,??吭谂赃叺拿姘嚿系娜藦能噧劝嵯乱幌湎湄浳锿{色小貨車內裝。

            當地知情人士介紹,該處胡同既是一處窩點,也是一處集散地。貨車每天在該處胡同內的窩點上貨,同時,從其他生產窩點經過一天生產出來的假調味品也由面包車裝運到這里,分裝到貨車上,最后由小貨車統一拉往物流園發送。

            連續一個多月,在這條胡同內,每天固定時間段,都會有一輛貨車在此裝貨。1月7日晚5點30分許,這輛牌照為津MH3159的藍色小貨車,正在該處胡同向西延伸出來的小胡同深處一處住宅門前上貨,有貨物從住宅內搬上貨車。半小時后,該輛貨車轉頭到胡同內的空地上停放,車廂內已經碼放整齊有半車白皮紙箱貨物,旁邊一輛白色金杯車正打開后門,露出整車的白皮紙箱。

            數名中年男子手里拿著單據,正在低聲核對貨物數量。見有陌生人經過,便立即停止談話,收起單據。

            二十多分鐘后,這輛藍色小貨車開出胡同,疾馳而過進入104國道,開往20多公里外的物流園。記者粗略估計,整車貨物至少有五百件。

            與此同時,每天在同一時間段內,另一輛藍色小貨車津ML6139也同樣滿載著白皮紙箱貨物,從獨流街道的胡同內駛出。

            當地知情人士稱,這兩輛貨車均是拉的假調味品,一輛貨車能拉500多件,兩輛就是上千件。這還是能看到的,還有許多造假窩點直接用面包車和金杯車或者自己送貨的,你根本看不出來拉的是不是假調料。

            以白皮紙箱障眼發假貨

            上述知情人士介紹,通過物流發往全國的假調料,均是用白皮紙箱發貨。在白皮紙箱內再套有各個品牌的調味品,一般看調味品外包裝的大小,一個白皮紙箱裝2到8箱不等。如果直接用調味品的外包裝紙箱發貨,在物流太過顯眼,容易被查到。

            一個多月來,新京報記者多次跟蹤運送假調料貨車。記者蹲守在獨流鎮主街西邊通向104國道的入口處,在6點到6點半的時間段內,前述兩輛藍色小貨車,都會從獨流街內駛出,進入到104國道,前往物流。

            1月4日晚6時許,牌照為津ML6139的藍色貨車從獨流街內掉頭進入了104國道,向著東南方向一路行駛,來到30公里外的興達物流園。

            這輛貨車直接開到“福泉物流”發往福建的倉庫內停下,開始從車上往下卸貨,經過十多分鐘后,最終卸下近100個白皮紙箱后離開。隨后來到了一家發往湖北全境的物流門前,又卸下了近百箱的貨物。最后在一家發往西安的物流門前再次卸下數十箱貨物后離去。前后過程持續了一個多小時。

            7點30分許,在這輛藍色貨車離開后,記者來到其第一家卸貨的福泉物流倉庫,打開這輛貨車卸下的多箱白皮紙箱貨物,發現白皮紙箱內裝運的是假冒“太太樂雞精”。

            次日晚6點20分許,津ML6139的藍色貨車再次駛出獨流,沿著104國道,30多分鐘后,這輛貨車到達了南方物流園。在該處物流,這輛貨車分別在發往濟南、北京、新疆等地的物流倉庫內卸貨后離開。隨后,記者在其卸貨在發往新疆的倉庫內看到,卸下的貨物有六七十白皮紙箱。記者撕開一個白皮紙箱,立馬顯露出里面調味品外包裝紙箱,寫有“雀巢美極鮮”字樣。

            12月22日晚7時許,另一輛津MH3159牌照的藍色小貨車,則直接由104國道開往了奧森物流園,并在發往黑龍江的物流處卸貨到物流車上離開。

            不留信息難查發貨人

            當地知情人士介紹,造假者利用奧森、南方等物流園發給東北三省、內蒙古、甘肅、新疆、山東、上海等全國各地,他們事先聯系好的各地銷假專業戶(貨到后物流代收貨款),各地的銷假專業戶再把這些假貨分銷給當地商戶,最終由這些商戶把假貨賣給消費者或中小型餐飲店,這就是假貨“旅行”的完整鏈條。

            王守義十三香打假人員發現當地造假盛行之后,曾在物流園專門打假。

            “我們當時就專門派人在物流蹲守,2013年夏天,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內,一共查處十三香三千多件?!笔愦蚣傧嚓P負責人介紹,他們有一套專門查驗假貨的方法。因為假貨都是用白皮紙箱套著外包裝紙箱,上面什么也不會寫,看到疑似假貨的白皮紙箱,他們會首先用鑰匙摳一下,看里面是不是套著箱子,如果是,基本就可以斷定是假貨了,最后再打開來看。

            但是同時他們也發現了更大的難處,查到物流的假調味品之后,卻找不到造假者。按照發貨留下的電話打過去,一接聽電話之后就掛了,再之后號碼就被注銷了。

            當地知情人士介紹,造假者發物流時,一般只留有一個電話,姓名都沒有或者就是假的。被查到之后,根本不用怕被找到,貨款由物流代收。有時貨發出去之后,若沒人接收,退也退不回來。

            新京報記者以調料商家的身份購買了三家的假調料。其中兩家通過物流發給記者,其中一名劉姓造假者表示,只需要購貨人留下電話和地址即可,然后就等著物流通知即可。

            記者向其購買“家樂辣鮮露”、“家樂雞汁”、“太太樂雞精”、“雀巢美極鮮”等調味品,12月25日,記者接到大興一物流的電話,告知記者有四箱調味品到貨,貨款代收。

            隨后記者前去大興取貨,在交了540元的代收貨款之后,記者看到四箱調味品均由白皮紙箱包裹,只貼有一張標簽寫有“調味品 收件人聯系電話”字樣。而在物流單據上也并無發貨地點,只有發件人的一個電話。記者打開白皮紙箱看到,每箱白皮紙箱內裝有多箱調味品。另一造假者的貨同樣發到大興一物流園四箱假調味品中,取貨后物流單據上,只有收件人的聯系方式。甚至連發貨人聯系方式、地址、姓名都沒有。

            假調料進入北京小賣部小超市

            除了發物流,一些造假者為了謹慎起見,會對就近地區直接送貨上門。

            12月15日,記者聯系的獨流鎮友好街附近胡同內一處造假點老板,在反復確認記者虛擬的身份之后,稱兩天之后他們會到北京送貨,到時給記者帶幾種樣品過來。

            12月17日下午1點多,一名自稱是送貨的男子打來電話,并與記者約定在新發地附近見面拿樣品。下午兩點,在新發地新農門附近,記者見到了這名前來送貨的中年男子,他將布袋遞給記者,布袋內裝有假冒“雀巢美極鮮”、“海天瓶裝醬油”、“海天桶裝醬油”、“家樂辣鮮露”、“百花蜂蜜”、“太太樂雞精”100克和200克的系列,各一瓶(袋)。

            “這里是幾種樣品,你先看看?!?

            “這些包裝真不真啊?”

            “應該沒有問題的,你看那個美極,二維碼都可以掃出來的?!?

            這名男子自稱姓王,早上便來新發地送貨了,下午還要往東壩送一趟貨?!氨本┻@邊經常來,我自己有一輛金杯車,好的時候一周要來四五趟,一趟能拉個三百多件的貨?!?

            據其透露,其進入北京市場已至少有四五年,賣得好的貨物主要有“辣鮮露”和“美極鮮”等,“這邊買家主要都是給城鄉接合部的小賣部、小超市做配送的,直接做市場的比較少?!?

            1月3日晚8點多,這名王姓男子和一名女子再次來到上次送貨的地點給記者送貨?!拔覀儎倧幕佚堄^那邊送完貨過來?!蓖信诱f,他們都是直接將貨送到買家倉庫,一般不直接往市場送,那樣風險太大。王姓男子透露,自己還有一輛貨車專門送貨,從事該行業已有多年,每天一個點可以生產大幾百件貨品。

            遇到廠家打假查到怎么辦?同行女子說,“遇到了給點錢就行了,我們之前都是塞個五百或者一千的,家樂、海天的都有?!?

            新京報調查組記者 趙吉翔 報道

          分享本文到:

          熱點推薦

          最新閱讀

          反饋
          国产野外无码理论片在线观看 一本到高清无码中文在线| 国产精品亚洲ΑV天堂| 99久久99久久加热有精品| 性欧美乱妇come| 成年女人免费视频播放体验区| 俄罗斯美女牲交视频| 99久久99久久加热有精品| 久久爱精品在免费线看| 女人本色高清完整版在线观看| AV东京热无码专区| 亚洲人成网线在线播放|